她手指搓揉着裙角,那是属于他的心跳她知道。

他说他是最懂她的,她却因此不认识他了。

他说他是最懂她的,她却因此不认识他了。

没事的,只是再次习惯,只是恢复状况。

没事的,只是再次习惯,只是恢复状况。

我可以爱你吗?
我可以不爱你吗?

我可以爱你吗?

我可以不爱你吗?

她怎么也不离开那里,离开不了的,她说。

她怎么也不离开那里,离开不了的,她说。

“雪还没下,感觉已经白了。”
手也颤抖。

“雪还没下,感觉已经白了。”

手也颤抖。

“你怎么都不留?”

“留下爱你的我,还是你爱的我?”

"喧闹吧,趁我们还可以。”

她能毁灭的也只有自己。

他留下重量后,才离开。

“那是我带不走的东西,”他说。

她背开始驼,重在蔓延。

“你可以藏在这里。”

“真的?”

"你觉得这是在闹吗?“

她使劲地压了压他的食指,虽然她的食指也被他的中指压着,力道随着变大。

“一起痛着,那是何必?。“

“我想,我应该可以爱你很久的。”
她的食指指腹无意义地来回抚摸着他的食指指甲,直到他不耐烦地用中指指腹压着她的食指。
“别闹了。”

“我想,我应该可以爱你很久的。”

她的食指指腹无意义地来回抚摸着他的食指指甲,直到他不耐烦地用中指指腹压着她的食指。

“别闹了。”

"如果看得仔细,静止的其实都在窜动。”

一直都是如此,
当她以为她懂了什么的时候,她什么都不懂了。

一直都是如此,

当她以为她懂了什么的时候,她什么都不懂了。